一幅“成长图”里的事实孤儿之困

有这样一群孩子,名义上有父母,理论上有监护人,实际上却像孤儿一样无依无靠,享受不到家庭的温暖,得不到妥善抚养,也无法纳入孤儿保障体系……他们叫“事实孤儿”。

事实孤儿的成长烦恼

事实孤儿的成长画面让人泪目。

16岁的于美(化名)在贺兰一中上学。可是,她的成长之路,却是磕磕绊绊。

于美刚出生几个月后,奶奶去世了;4岁时,父亲因车祸去世;小学四年级时,妈妈改嫁了;小学六年级时,爷爷去世。从此,于美和哥哥相依为命。

“我最害怕晚上,每天都会把门反锁后再用凳子顶住。天一黑我就想钻进被窝,闭上眼睛,什么也不想。”于美说,12岁时,哥哥到银川上大学,她就开始一个人生活。

妈妈改嫁后,没有遗忘于美,偶尔还回来看看她。于美很懂事,她没有强迫妈妈留下来陪自己,反倒安慰妈妈,她一个人很好。

每次妈妈都是抹着眼泪走的,而于美却未曾在妈妈面前掉一滴眼泪。“我不能哭,妈妈有了新的生活,我不能破坏她的幸福。”于美笑着跟妈妈说再见,只有在夜里,思念仿佛一头猛兽吞噬着她的心。

“你想妈妈吗?”

“不想。”

贺兰县金山小学10岁的哈小虎(化名)回答得干脆利落。

哈小虎8个月大时,母亲离开家,从此杳无音讯。父亲两年前意外去世,爷爷失联,奶奶忍受不了,离开贺兰县回到西吉县老家。

亲人的离开,并没有击垮这个坚强的小男孩,他独自在那个漆黑冰冷的小屋里生活了大半年。

“早上泡一袋方便面,中午饭在学校吃,晚上喝一袋牛奶就行了。”哈小虎个头不高,瘦弱的身体里似乎有一股不屈的力量。他说起自己的家庭时不以为意,脸上挂着这个年龄少有的成熟。

“得知孩子的情况后,我们通过贺兰团县委联系到宁夏雷锋纪念馆,短短12个小时社会爱心人士为哈小虎筹集善款8622.87元。”贺兰县金山小学校长徐建国说,他专门去西吉县找到了哈小虎的奶奶,劝说老人回来照看孩子。老人被感动了,表示不再让孙子成为“孤儿”。

如今,8622.87元善款除去622.87元为哈小虎购买爱心物资,剩下8000元交由贺兰县金山小学代管,每月由哈小虎和奶奶签字领取300元。同时,银川工美艺术馆决定对哈小虎长期资助,每月为孩子资助300元,直到完成学业。

事实孤儿更需精神关爱

2018年9月26日,由贺兰团县委牵头、成美慈善基金会发起、宁夏昊善社会工作发展服务中心承接的“爱助事实孤儿资助”项目在贺兰县启动,贺兰县97名事实孤儿获得15万余元的资助。

截至目前,宁夏“爱助事实孤儿”项目已资助全区594名事实孤儿,共计97万元。每个事实孤儿根据年龄不同,可获得每年1200元至2400元生活资助金。同时,该项目设立困境儿童人身意外伤害储备金,为发生大病或意外伤害的事实孤儿及其家庭提供医疗费支持。目前,因为各种原因错过该项目的事实孤儿,仍然可以和项目发起机构联系获得资助。

宁夏昊善社会工作发展服务中心项目经理马勇介绍,在对事实孤儿帮扶的过程中,他发现很多事实孤儿因缺乏关爱产生心理问题,比如冷漠、自私,他们像受伤的羔羊,总是独自在角落里舔舐伤口。实际上,事实孤儿缺少的,除了物质条件以外,更多的是精神和心理上的关爱。如果说物质上的缺失尚可通过救助手段得以补救,那么心理和精神上受到的创伤如得不到及时救治,会给他们的成长造成更大的影响。

“期待更多的志愿者加入到帮扶事实孤儿的行动中,给孩子们更多关爱和心理疏导,让孩子们在成长的岁月里疼痛少一些,温暖多一些。”马勇呼吁。(记者张晓慧)

首页时政